性A三级小说

网站性A三级小说| 食品新闻| 美食推荐| 热点新闻| 深度观点| 食品辟谣| 农业消息| 金融财经| 健康养身| 企业品牌| 地方食品| 保健食品| 综合新闻 | 国际新闻
> 美食新闻 > 正文

5位食品人自救实录:物流难通、订单积压、每天都在做复盘

2022-04-30 08:43:19        来源:FoodTalks

身处杭州的张雄,是COOOOK轻烹烹的线下零售及供应链负责人,现在他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盯物流进度,看今天“哪个城市通快递了,哪个城市又管控了”。

住在每日鲜语云豹上海冷链配送浦东中心仓库的潘广勇,和100多位同事、司机,已经20多天没洗澡,吃掉了500多箱方便面。

刚从上海静安一处方舱转阴回来的Neil,在方舱里分享了他带去的BLUE DASH潮饮酒,隔壁床大爷对他说:“这酒咋没酒味儿呢?”

Neil带去的BLUE DASH潮饮酒

图片来源:Neil

而在上海居家办公的植物标签创始人张自豪、朝日唯品主理人张蕾,他们和团队从3月末起每天线上会议一个接着一个,“每天都有新的突发情况”,“每天都在开复盘会”。

上海疫情之下,食物供给成了头号难题。

“有没有货?能不能发?”,这8个字萦绕在食品人的心头,其背后的核心矛盾——运力资源稀缺,成为所有问题的根源。

而解决过程,更是充满了各种零散而棘手的关卡,以至于每个问题的处理周期都被大大拉长。

这次,我们也不聊品牌的种种策略、洞察,想借着这5位食品人的视角,真切地去看一看,食品人在这段特殊时期里,如何工作、如何生活,如何面对发生在自己与他人身上的食物短缺难题。

一、每天一睁眼,就是看物流

3月初时,张雄就感受到了这波疫情的影响。先是东北吉林的物流干线停运,后来隔几天就零星有城市开始物流管控;到3月中旬,上海情况严重后,华东区域一些核心销售城市也一个个进入停摆。

张雄是异国美食预制菜品牌COOOOK轻烹烹(下文简称轻烹烹)的联合创始人,负责线下零售与供应链模块,“我们现在每天工作流程的第一个出口,已经变成了物流。”

疫情期间,预制菜食品需求增多

图片来源:COOOOK轻烹烹

3月末那会儿,轻烹烹物流团队所有人每天起来第一件事,就是看哪个地方封了,哪个城市不能发了。因为离上海很近,身在杭州的张雄直观地感受了这波疫情的紧迫,一方面是社交媒体、公共媒体上充斥的物资紧缺现象,一方面是不少食品品牌的华东地区仓库,因为设在上海、昆山而受到波及。

3月28日上海进入封闭状态后,为轻烹烹一款产品供应核心定制化原料的一家上海工厂停工,存货发不出来了。张雄紧急协调,改用安徽分厂代为生产定制化的原料,才解决了燃眉之急。但在整体备货节奏上,还是对原定计划造成了扰动。

不过,张雄感叹道:“我们还算是幸运的”,“好在我们的品类多,对每款产品的核心配方、生产工艺都有绝对掌控权,分散在全国的几十个工厂也转移了这次疫情带来的影响,算是有惊无险吧。”

轻烹烹仓库

图片来源:COOOOK轻烹烹

“仓储物流是个细致的活,整个部门节奏很紧凑,都是一些精细化的管理,同时整个链条要高效运转,就得内外协同起来。”

而在眼下这场奥密克戎疫情里,高速转动的链条卡住了,随后几乎所有的食品饮料品牌,都迎面撞上了物流难题。

轻烹烹速冻产品需要通过冷链运输,张雄为团队定下48小时内送达的严格要求。即使在疫情期间,也没有降低标准。

张雄说,由于冻品的特殊性,团队原本就制定了一套标准流程按岗位执行,“现在疫情,团队的节奏绷得更紧了,每个城市、区县的管控情况都不同,所以每份发出去的货、订单都要有人去盯。”

食品饮料品牌们面对的,是这样一个高速转动的物流链条:从生产仓储,到物流干线,再到当地的落地配,每一条线都是一个独立的问题。只有当这三条线各自打通,再疏通连接的节点,才算是链路的完全打通。

轻烹烹的华东仓设在杭州,工厂分布在周边各省份,物流干线影响相对小一些,“所以我们就想着这次一定要把物资送过去”,张雄说,“我们打通了到上海的干线以及城市内的配送,就表示轻烹烹有能力在上海做一些平价保供的团购服务。”

轻烹烹的团购产品到达上海小区

图片来源:COOOOK轻烹烹

张雄说,现在“每天工作的第一步,就是先更新全国的疫情管控区域表格,根据这个表,我们其他工作才能推进”,但是,“每天的情况都在变,每天都很艰难。”

回顾创业一年半的经历,张雄谈到,轻烹烹以电商为先发渠道,只要快递不停,疫情给品牌带来的影响就还能接受。但眼下,由于部分城市暂停快递服务,电商渠道积压了一些订单,张雄说,“发不出去,要不然就是发出去之后时效不行。”

张雄和团队现在能做的,就是每天进行大量的测试单。“损耗的成本,我们必须要承担,比起一直延迟发货,导致消费者退货来说,测试单还是能帮助减轻成本负担。”

二、这是上海人民的喝奶大事

3月15号,潘广勇召集浦东仓库所有员工开了个会,要求从当天起,安排专人对库房和办公区域全面消杀,每4个小时一次库房环境消毒,全员每日核酸、进出车辆执行消杀及三码(行程码、绿码、核酸码)查验。

这次紧急疫情防控会议的起因,是公司一个去超市送货的司机,因为超市内出现密接人员被隔离,司机和车都没法出来了。

潘广勇是云豹(上海)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,在蒙牛旗下负责每日鲜语品牌的上海地区配送。他隐约感受到了疫情的严峻性,“司机们日常都在外面跑,感染几率很大,当时我们挺害怕影响到仓库的”,于是决定提前部署规划。

不过,和大部分人一样,直到3月27号出完差回到上海时,潘广勇也没想到这波疫情会持续这么久。第二天,上海启动封闭管理,他和员工、司机们一起住进了上海浦东中心仓库。

同事们现在办公、吃睡都在仓库

图片来源:潘广勇

到现在,潘广勇和同事们已经20多天没洗澡了,“一开始我们只准备了5、6天的物资”,好在隔壁是个方便面品牌的大仓库,“ 我们就从那儿集中采购,五十几号司机,我们的四十多个员工,还有从工厂每天来送货的司机,一日三餐吃方便面,10天里吃掉了500多箱。”

“为了保障上海终端牛奶供应,我们在库房搭建了防疫作战指挥中心,另一方面与政府沟通协调车辆通行证,联动供应链、市场沟通发货,保证最后一公里配送。我们云豹所有人员全员都在一线奋斗,现在每天上班16、18小时,算下来只休息两三个小时。”

也就是这些人,让每日鲜语的团购覆盖到上海近2000个社区,平均每天280多个社区团购单,最高的时候有400多。每日鲜语在3月25日陆续启动了上海各区的社区团购,是这次上海疫情中较早开始做团购的乳制品品牌之一。

4月1号,是上海浦东地区进入封闭管理的第4天,朝日唯品主理人张蕾从同学、朋友那了解到,很多小区抢不到菜、奶。当天上午,她就跟销售部、市场部和供应链的同事拉了个会,“社区团购必须要提上日程了”。

朝日唯品团队在小区送货

图片来源:朝日唯品

朝日唯品的团购海报通过同事的微信朋友圈推出去之后,“一下子涌进来很多订单”,“但一开始不敢多接单,到达设定上限后就终止接单,因为我们运力不够,以前给门店送货的模式也完全被打乱了。”

实际上在之前,每日鲜语、朝日唯品的履约模式、智能系统还是ToB,在社区团购上没有积累太多经验。从To B到To C的陡然转变,让系统收到的订单暴涨,同时还要兼顾派车发运、规划路线、处理售后……

一开始,因为对路线规划、派送时效,以及社区交货流程的不熟悉,两家品牌的系统里一度收到了投诉。“找不到司机,运力非常不足,处理订单的能力不够”,潘广勇说,头几天里,大家的工作量都特别大。

不过后来随着快速适应和人力投入,一些居家办公同事辅助客服角色,整个一轮的履约走了下来,“我们用了一周时间,每天都在做产品设计的优化、流程的复盘,现在基本摸顺了,每天能送出去100多个社区单”,张蕾说。

潘广勇也一直在跟进每日鲜语的社区团购信息化系统,做搭建和调整,这两天内部系统已经进入了测试和应用。

潘广勇现在基本每天早晨5点多起,忙到凌晨才睡,“我们现在还是只有四十几个司机,50%-60%的司机都封在家里。以前一个司机一天只跑一趟,现在一天跑两三趟,24小时转,吃住在车里,有的送货还要贴上封条,只有卸货的时候才睡一会儿,每个司机的体重平均下降10斤以上,真的特别辛苦。”

团队同事们凌晨在装货

图片来源:潘广勇

“每天早晨开始装车前,经常有司机因为突发情况不来了,少一台车就意味着15-20个网点送不到。所以每天都在考验,怎么把有限的运力资源最大化。”

最近天气热了,有同事对全天穿防护服有点抱怨,潘广勇就说:“不行,那么多的社区团长都等着我们的牛奶,万一仓库出了问题怎么办?虽然现在疫情有好转,但思想还是不能松懈,说白了,这涉及到我们上海人民的喝奶的大事,对吧?”

三、改变不了的,就去享受

4月20号,在上海静安方舱待了10天之后,Neil终于可以回家了。

去方舱时,他带上了自己品牌的产品BLUE DASH潮饮酒,包括一大瓶轻饮酒、四五瓶苏打酒。跟隔壁床的大哥、大爷们分享之后,喝惯了高度白酒的大爷对他说:“这酒咋没酒味儿?”

“去之前我也没想太多,带点酒过去,万一晚上睡不着,还能喝喝对吧?到了方舱后也发现,大家在里头吃喝的基础物资其实都够,反而是一些有喝酒习惯的人对酒有很明显的需求。”

neil在方舱的伙食,左边的可乐是用一瓶苏打酒换来的

图片来源:Neil

Neil说,方舱里和他分享酒的都是中年人,属于喝白酒的那一拨群体,评价说“没有酒味”也在他意料之中。

“我们对产品的期望是,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白酒的辛辣味道、追求刺激口感,BLUE DASH的潮饮酒更多是面向年轻人,在夜生活消费场景下,提供易入口的、酒味淡的轻度酒。”

谈起这次上海疫情的影响,Neil说,其实去年8月他就经历过类似的情况。当时BLUE DASH只开展了在武汉、成都的业务,受那次疫情影响,夜店、酒吧全部关闭,销量掉得很厉害。

在这种“单点深耕”模式上栽了跟头之后,BLUE DASH决定改变思路,用全国化的布局对冲疫情风险。那次疫情过后,Neil和团队启动了全国范围的业务扩张,到今年,品牌已经基本覆盖了国内各个省份城市的夜店酒吧,包括西北、西南地区的新疆、青海等,在一些核心城市的餐饮门店也有做试点。

“我们的销售团队规模从去年到现在扩充了十倍,即使是现在全国一半以上的业务关停的情况下,我们的销售数据相对去年其实也在增长状态。”

从3月起,在夜生活消费场所接连歇业的情况下,Neil和团队找到各个城市的经销商,利用当地夜店酒吧的私域资源,做居家饮酒的产品体验套餐。

“我们的总仓在上海,进口基酒原料和产品因为疫情原因被封在了仓库里。目前主要依靠经销商发库存,山东、湖北的工厂生产也在进行小批量生产,然后发往分仓。”

不过,Neil说,整个食品饮料行业都挺难的,但换个角度看也有新机遇。“疫情在加速冲击一些消费泡沫,大家在回归理性消费,中间可能会伴随着一些渠道变革和新品牌的机会,放长线来看,这对用心做企业的人来说,是件好事儿。”

现在,Neil和团队正在筹备一个5月的“元宇宙线上音乐节”,“最近隔离在家的年轻人都很怀念演唱会、音乐节,我们也是注意到这类内容需求,决定在原有的合作基础上,加速线上的品牌端布局”。

“改变不了的就去享受吧。虽然因为短期疫情有一些影响,但是中长期来说,我们还是很乐观的”,Neil说。

四、疫情过后,社区团购或许成为我们的新增量

植物标签创始人张自豪在上海封闭十几天之后,才想起来要给自己团购,加入小区群后,邻居问他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这十几天是怎么活过来的?”

现在张自豪已经适应了居家办公的节奏,“之前团队没有全员远程协作过,最近每天线上会议一个接着一个,突发问题都要一个个去找解决方案”。

情况总是在变化。业务需求不时会出现剧烈波动,这段时间里,植物标签一直在应对疫情封锁下的供应链挑战。

在社区团购上,植物标签一开始让内部的ToC团队去跟进,后来ToB团队也加入进去,包括找开团线索、渠道宣传,也联系咖啡品牌做套餐;再后来,许多部门的同事也成了各自小区的团长,“有个同事在的小区因为对咖啡需求量比较大,结果一下子就团成了一笔大单。”

物流运力同样是一个绕不开的难题,“能找到的车,我们都尽力想办法争取到,但常常有叫到车又不来的情况。”因为上海仓库被封,异地调货增加了物流成本,但张自豪和团队坚定要做团购,也没有因此把价格定高。

植物标签捐赠植物奶给上海医护工作者

图片来源:植物标签

“一方面是社会责任,我们在捐献物资之后,了解到相当一部分消费者需要乳制品来补充营养;另一方面,是因为植物标签一直在做品类教育,在这种困难时期,我更希望大家把植物奶当作乳制品去选择,比起饮料,它更是一种适合囤货的生活刚需产品。”张自豪说。

在问到额外的物流成本时,张自豪说:“对于一个初创公司来说,现在特殊时期,更多是想在满足需求的同时培养消费心智,而不是赚钱,我们的目标是覆盖物流和运营成本就可以了。”

朝日唯品总经理张蕾表示,得益于之前集团建立起的供应链基础,在这次疫情中,朝日唯品在物流干线、落地配送环节照常采用内部的运力,避免了很大一部分支出。“因为较早地抓住了社区团购的业务模式,搭配牛奶推出了有机蔬菜套餐、咖啡套餐,朝日唯品在上海疫情期间的业务整体同比反而增长了。”

朝日唯品推出的“牛奶+有机蔬菜”团购套餐

图片来源:朝日唯品

轻烹烹创始人张雄则把这波疫情比作一次“大考”,通过这次大考,团队看到了一些快递服务合作商、上游供应商的能力,也给团队提供了优化方向。“下一步,我们要把更多业务给到那些抗压能力强的承运商”,此外,疫情反复导致的快递管控,也让团队更加坚定,按照既定战略不断拓展线下实体渠道,发挥干线物流比快递更稳定的优势。

植物标签、朝日唯品的团队伙伴也发现,社区团购比起之前做的ToB、ToC模式,反馈上来得都更加直接,小区群里一传十、十传百,给品牌带来了更多团购订单。

植物标签、朝日唯品在小区群里收到反馈

图片来源:植物标签、朝日唯品

不少居民在收到植物标签的植物奶后,向社区团长反馈“芝麻奶口味非常好”,没喝完一批就找团长翻单囤货;还有居民给朝日唯品提议,推出“周期订奶”、“有机蔬菜卡”服务,这样更方便定期回购。

这些声音,让张自豪、张蕾开始思考下一步要怎么走,在疫情过后或许可以继续保留社区团购的渠道,说不定能拓展出更多销售增量。

关键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